聊聊微软和苹果的新硬件

上周接连两天,微软和苹果接手拉手的开了两场发布会,发布了各自最新的产品和技术。作为一个伪硬件控,不由得想对他们俩的新硬件产品说两句。

先说说微软的吧。亮点最集中的就是Surface Studio了。发布会后,好评如潮。这款产品确实超出了大家对微软的预期:这货这次怎么就“硬”起来了呢。其实微软一直有个硬件部门,以前做键盘鼠标,小打小闹一下。后来做平板,做SB。这次出个“大号的平板”也不算是个非常让人奇怪的决定吧。虽然我比较喜欢苹果的电脑,但说实话Surface Studio样子还是不错的(那个支架除外)。薄薄的机身,大幅度的倾斜角,漂亮的屏幕。从美观角度来说,当其成下图展示姿态时,可以打10分。

surface_studio_overview_3_videopanel_v3

很多人拿Surface Studio对标苹果的iMac。从硬件配置,做工和设计来说,他俩确实不相上下(当然,还是要排除那个底座)。但由于他们不是一个操作系统,很难去说哪个更好。他们各自有各自的用户群,有各自的粉丝。得益于Surface Studio的一个神奇的配件,让他成为绘图设计领域又一相当有市场占有潜力的设备。那就是Surface Dial。这个可以随意摆放在屏幕上并围绕其周围准确的显示出快捷菜单的东西,让生产力一下子增加了不少。而且它颜值也高啊,就是不知道手感怎么样。不能吸附在屏幕上算是一个减分项,期望下一代能有所改进。

Surface Studio Dial microsoft

总体来说,微软这次很“硬”的产品发布确实让我眼前一亮,能结合自己的操作系统,推出相应的硬件产品并在设计和使用上更加时尚,使的微软在众多码农心目中的形象大为改观。

再来聊聊苹果。我虽然不是苹果粉,但确实对苹果产品喜爱有佳。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我是外貌协会的老会员了。苹果产品的设计和美观度一直是其他对手所追赶和对标的对象。无论是他的桌面电脑还是笔记本电脑,单就颜值来说,我还不认为目前有任何对手。3年前发布的“新款”iMac,对于上周才发布的Surface Studio来说一点也不显得落伍和老旧。

这次苹果发布会的重头戏当然是N年没更新的Macbook Pro了。推出了更薄、更小、更轻的新一代产品。顺便也验证了坊间关于Touch Bar的传闻。Touch Bar这个概念虽然不是苹果第一次想出来的,但苹果对其的创新确实又进了一步。在还没有看到真机的情况下,无法得知该条的亮度和使用手感。不过在一个小小的“条”上放置太多的功能让我觉得可能存在一些学习成本。而且该条的位置离触摸板稍远,如果使用的是鼠标的话会比较难以方便的使用上面的功能或者快捷键。估计需要有一段时间的摸索和实践。

macbook_touchbar

这次让我有点担心的是那2排小而密集的音箱孔。我个人非常喜欢苹果早代13寸Macbook Pro使用的反射式传声的设计。它把音箱很好的隐藏了起来。这一排排小孔让我都不敢在电脑旁边放杯水。另外一个“担心”就是我现在所有的转接口都不能用了。苹果这是逼着大家不断的买各种各样的线缆和转接口啊。要吐槽的当然还有那键盘。好在我一般都用外接键盘,这个不谈也罢。

好了。先说这些吧。

《最好的告别》——至我的奶奶

今年至此,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年近90的奶奶在我生日那天离开了我们。不过或许对奶奶来说,这倒并不见得是件很糟糕的事情。毕竟她不用再忍受病痛,而且可以和多年前先走一步的爷爷,在另外一个世界碰面了。

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爷爷走的那天,曾经有那么一小段时间我一个人坐在病房里,守着躺在旁边已经手脚冰凉的爷爷。脑子里各种片段不停的闪过,眼泪也不断的往外淌。奇怪的是,这次奶奶走的时候,我同样的坐在奶奶身边,但没有落泪。我和奶奶很亲,亲过我和我爷爷。或许当时我潜意识里还拒绝接受奶奶已走的事实,又或许我其实是在为奶奶高兴。

奶奶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家庭妇女。字识的不多,但看个报什么的还没有太大问题。其实我小时候一直以为奶奶不识字,后来见她带着老花镜看报纸才知道。小时候由于家里动迁,有那么一年多是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的。那时还在读初中,奶奶怕我长身体长不好,总是各种逼我吃东西。每每吃完饭时,总会和我说:锅里还有点汤,你去喝了吧。待我跑到厨房,妈呀,这哪是“一点”啊。但我也总是照单全收。我大概就是在那段时间里,开始和奶奶越来越亲的。结婚前,我和我老婆说,我们家里奶奶最大,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必须宠着她。与其说这是当时家里的事实情况,到不如说这是我一厢情愿的宠着奶奶。

爷爷走后,奶奶坚持自己一个人住,我们几乎每周周末都会去看她。尤其是当我儿子出生后。她喜欢看到重孙,看到他一天天长大,听他叫她“太太”。那时奶奶身体还硬朗,自己照料自己的生活没啥问题。每天还会下去绕着小区走一圈,看看其他老太太们聊天聊地。慢慢的,奶奶的身体开始变差。从每天绕着小区走变成了在小区里面走,从每天走一次变成几天走一次。在有几次在家里跌倒后,我的父辈们便决定把他接到家里住。奶奶有4个女儿一个儿子。其中2个女儿在国外。她在上海的这3家都住过一段时间,但最后都觉得不自在。奶奶是个不喜欢麻烦别人的人。她把住在她子女家里看成是对子女的一个很大的麻烦。所以她也尽量“不耍性子”,遇到她不喜欢的,她也尽量去接受。但时间一久,双方都会觉得有点隔阂。表面上客客气气,但心里总有些嫌烦。

最后,奶奶听她一个老邻居说,我们这边的一个敬老院很不错,便决定搬去哪里。而这一搬去,她就几乎再也没回过自己的家。

敬老院是个很“规范化”,“制度化”的地方。每日起床、三餐、洗脚都很准时,看上去生活过的很规律,实际上大家都失去了自己的一部分自由。虽说每日三餐都不同,但几乎没有选择的余地。虽说有人给洗脚,但由于服务人员数量远远少于老人数,给奶奶洗脚的时间被安排在了下午3点。而他们每天7、8点才睡觉。其实奶奶不喜欢那里。和其他人共住一间房,自己能支配的只有一个小床头柜和一个衣橱的一间。当你把你所有的东西从宽敞的2房2厅塞进一个床头柜和一个小衣橱的时候,那种心理落差是巨大的。以前奶奶喜欢看一些综艺节目到晚上10点才睡,虽然这对她身体不一定好,但她过的很开心。在敬老院,她只有每天下午能在公共区域看会电视,其他时候只能发呆。奶奶不善交际,所以在敬老院呆的几年里也没有个说话的人。这使她变得孤独,奶奶的听力也退化的很厉害,但她却不愿意戴助听器。这样她和我们几乎没法交流,也使她越发的孤独。也从另一方面加剧了她身体的变差。直到她走的那天,我才从亲戚嘴里得知她最后几个月其实过的很不舒服。疾病使她身体的一些部位一直疼痛,并且有轻微的大小便失禁。

最近看了一本书,叫《最好的告别》。讲述的是一位美国医生,在多年行医后,开始逐渐关注美国对老年人晚年生活所能提供的各种选择,以及当老人身患不治之症时,人们所采取的行动。非常巧合的是,我的爷爷和奶奶分别符合书中所关注的两大类问题。只是非常遗憾的是,爷爷和奶奶的最终遭遇,都是书中所描述的最不“人性”的,但却是在家属、亲人和医生看来最好的选择:确保老人的生理机能最大限度的正常工作,但完全忽略老年人对心理和生活质量的追求。

书中给出了一个问题:你愿意失去多少,来换取那些你(最低限度)在意的事情?比如说,当你身患癌症,医生建议你化疗的时候。你知道如果等一等,能保持现在的(比较高的)生活质量,但可能会无法阻止癌症的快速发作。你也知道如果现在就做治疗,后面的生活质量会明显下降,但“有可能”能延缓癌症的扩散。你是等还是不等,等多久?你愿意为多大的“可能”而放弃现在的生活?

有些时候,对于亲人和朋友,看到“你”这个躯体在某种程度上比看到“你”这个个体对他们来说更重要。这也就导致了现在的医疗和养老机构,都以“保持你机体的最大限度的功能”为前提,而不是看你开心不开心,高兴不高兴。他们给你插各种管子、上各种器械、喂各种营养,只要你还在呼吸,哪怕整日昏昏欲睡,对他们来说就是成功的。对亲人和朋友来说,也是一种安慰(因为你还“活着”)。

奶奶在敬老院过的很孤独,但没有人发现她的孤独。那里的工作人员更在意她今天吃了多少,上了几次厕所,以及有没有摔倒过。虽然我爸每天会去看她两次,但奶奶绝大部分时间还是自己呆着。看自己不能选台选时间的电视,听别的老人说一些自己不感兴趣的话题。我不希望自己的晚年生活至此这般。但至少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并没有更多的选择。好在对我来说还有好几十年的时间,社会是在发展的,人们对老年人需求的认识也是在发展的。希望很快我们就能搞清楚自己的年迈之时到底看重的是什么,从而能够提供更多的选择和更人性化的方案。

每个人终将老去。善待老人,用你想被人对待的方式对待他们。希望每个老人都能在自己的晚年拥有自己所喜欢的生活。

今天是母亲节,也祝天下所有的母亲节日快乐。

Ted Talk: You don’t need an app for that

很惊奇我正从事的移动支付行业在非洲是这样运行的。确实,我们平时关注的是用“高档”智能手机的群体,而忽略了那些只能用普通手机,依然生存在2G环境中的人。突然我好像明白了为什么Mark Zuckerberg和Google会致力于让非洲的人们能免费上网,并且让他们的产品能在老手机和2G网络下也能正常工作。

2016年春天,匆匆撇了一眼台湾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对去台湾旅游一直没有什么兴趣。要不是我妈一直说想去台湾看看,可能至今我对台湾都不会有什么非常特别的印象。

周围去过台湾的人一茬接着一茬的,更有甚者去了又去,去了还去。回来后大俗渲染那边的人素质怎么的高,那边的小吃是如何的美味。好吧,最近几次旅游游轮也坐了,海滩也玩了,那就去台湾感受一下那里的风土人情吧。

IMG_4899.jpg

鉴于我家的特殊原因,我们只能在寒暑假期间出行。而上次出差去美国坐飞机时,旁边的台湾MM一再叮咛千万别在夏天去台湾,否则会热死。所以这次选择了在2016年的年头去。好在台湾纬度低,虽说是冬天,但温度却非常适宜出游。哪怕在我们后半程所在的清境地区,温度也很舒适。这次出行选择了台北和清境2个地方。毕竟年纪大了,又是拖家带口的出游,舒适和休闲是首要考量。1月27号,飞机台北落地。一股热浪迎面扑来。买好了捷运卡,便开始了我们这次的旅行。

IMG_4962

在台北走走逛逛,吃了夜市,尝了海鲜。感受那种不太一样的人文气息。不得不承认,民众的整体素质确实要高出大陆同胞好几个档次。不单单对我们这些游客,即使普通人对普通人之间,也是非常客气,很是礼貌。我们在一家路边摊吃点心的时候,看来有个刚吃完走了又回来的当地顾客来拿名片说要以后叫外卖。老板没谢他他倒是先谢了老板,老板再回谢,他再谢过去。这么几个来回让我觉得“有这么夸张吗,不就拿个外卖单嘛”。但当我在台北街头连续看了2天的这种场面后,慢慢的觉得这种感觉倒也是挺好的。

IMG_4942

台北的地铁很宽敞,车站挑高也高。加上人少,其地铁的坐乘车体验甩开上海几条马路。无论年轻人还是中年人,绝对不会去坐那几个深蓝色的“照顾座位”,哪怕车厢已是满满当当。扶梯上左行右立的规矩人人遵守,而且上扶梯也是排队。很多车站里还有不少雕塑或者艺术展,文化气息很是浓厚。台湾的出租车很新,而且多是私人挂靠公司在营运。虽然司机们很想赚你的钱,但他们询问你的方式听上去就非常舒服。有一次我们走在清境的盘山路上,一个司机摇下窗问我们“朋友你好,需不需要服务”,我们说“不用了,我们走走看看风景”,上海的司机这时候早就一脚油门飞走了。人家还不忘提醒一句“好的。欢迎来台湾,路上注意安全”。

载我们从台北去清境的包车司机,是个很和善的中年人。一路上和我们聊台湾的政治,说两党电视上斗,私底里要好的不得了,说台湾的百姓生活,说对大陆的印象。还反复叮嘱我们说不用赶时间,想哪里下来玩他可以随时停。还主动带我们绕路来避开拥堵。要知道包车的费用是不变的,他花在我们身上的时间越多,走的路越多他越不划算。他早上9点来接的我们,当他送完我们到清境再回到台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非常辛苦。

我们没有去著名的士林夜市,因为去过的朋友说那个已经很“观光”化了。所以改道去了师大夜市,一个主要服务学生的小夜市。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台湾的东西就是好吃。无论是夜市上的小吃,酒店的早餐,上引的海鲜还是高速路休息站的午饭,个个味美且价格便宜。台湾的水果也是出了名的,那里的莲雾居然和上海的梨一样甜。百香果切开后的香味更是能把人迷上天。很遗憾的是当我临走时想再尝尝百香果的时候,人家摊主休息不开工了。(回上海后在上海买了百香果,切开后毫无香味且酸的不行。)

IMG_5299

在清境我们住在了一家叫“天星”的民宿。台湾民宿可是出了名的好。我当时选这家就是因为在booking.com上面他们家的照片里有几张云海的照片。我想要是能看到云海倒也不错。没想的我的运气不是一点点的好。不但看到了难得一见的尤为壮观的云海之外,还见到了满天的繁星。他们家还会在每晚9点在天台上讲解星空。让我们这种星星小白也能简单的找出几颗星星。

star-trails

在台湾期间拍了些照片,想看的朋友移步这里吧:https://goo.gl/photos/8HqVZ87NywVDw2dW6

 

一年半,再回来

再一次打开自己的博客,赫然发现上一篇日记的日期是14年2月28号。整整16个月了。

那篇日记是我在离开上一家公司并加入现在这家公司时写的。也就是说,自从到了“新”公司,我一篇日记都没有写过。可见是忙的不行。我记得自己有一次对老板说:我现在忙的程度是原来公司的两倍。可能略有夸大,但“忙的要死”却是真的。

进入到这家公司后,组建自己的团队、和美国同事建立关系、合作并接手项目、开展新的项目、招聘新的人员、维系团队士气、组织团队活动、沟通新办公室工作环境,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几乎没有暂停过。以前自己带一个小小的项目团队,把握好技术,把握好项目进度就算成功。现在还需要了解团队成员的想法,为他们排忧解难,为他们创造工作的环境和条件。即使没有资源,也要创造资源。偶尔的也要承担团队成员的失误,调和各组团队之间的关系。近乎一半的工作内容是以前没有涉及的。边摸索边实践,也让我慢慢学到了很多东西。大家都很包容,也都很愿意提供帮助。

回看这一年半,觉得自己变化最大的就是不再单纯抱怨。懂得发现问题,报告问题,同时提出方案。当然也明白提出方案是我的义务,但否决方案也是别人的权利。随着中国团队工作面越来越广,涉及的项目越来越多,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为自己加油,也为我的团队加油。